美美与共:亚洲文明交流交融的经验与智慧
点击数:

  张西平: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东方大国,一个历经苦难,不断奋斗而快速崛起的大国,一个已经走进世界舞台中心的大国。它需要向世界展示自己灿烂悠久的文明,它需要让世界了解东方的智慧,它希望与世界分享一个发展中国家走向成功的经验。

  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国际儒学联合会会长 滕文生

  石竞琳:丝绸之路将各民族、各地区联系在了一起,使分散的人类文明日益走向相互影响的整体。丝绸之路像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承载着往来辐辏的中外商人、使节、僧人、传教士、旅行家、冒险家……见证了中外物质文化、科技文化、精神文化、制度文化的交流、影响和交融,谱写了中古欧亚非大陆文明的辉煌成就,堪称近代以前世界历史展开的主轴。丝绸之路促进了中外文化的发展和进步,实为人类文明的创举,是中国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

  北京外国语大学比较文明与人文交流高等研究院院长 张西平

  亚洲文明曾长期走在世界前列,为推进人类文明进程做出了卓越贡献

  卓新平:寻求亚洲文明的共享和共构,求同存异或和而不同,都要求我们尽量找出不同文明的可能共同性,即发现大家所能公认的共同点和不同文化得以汇聚的契合点,为此还需要回避矛盾、协调分歧、防止冲突的共在之智慧。对此,源远流长、历史悠久的中国儒家传统能够提供一定的启迪或解决问题的正确思路。中国儒家文明实质上是主张有机共构、形成和谐整体的和合文明。其“天容万物”“海纳百川”之境界源自阴阳共处的“太极”理念及其合二为一的“和合”哲学,这使中华文明从一开始就追求“一体而多元”的“中和之道”,形成了源远流长的“和合智慧”。这种观念被视为顺“天道”、有“天理”之神圣思想,而其对“多样性中的统一”之凸显亦为今天“全球化文明”的理念奠定了社会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上“世界大同”“协和万邦”之理论基础和历史根据。这种体现中华文明之本真的精神元素在儒家发展中得以系统化、体系化,成为中国社会维系其长久整合之普遍共识的文化基因。所以说,中华文明的发展与亚洲文明有机共构,乃其重要代表和体现。以这种儒家理念为中华传统核心价值观之支撑,中华民族虽然历经坎坷,有过复杂的风云变幻、社会变迁,却始终保持了这种多元通和、多元一统的精神传统,坚持其“整体性”“内涵式”和“共构型”的文化发展,倡导并高扬这种和谐共融之文明。

  和而不同、和合一体。其核心思想,就是主张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要和谐相处。在中国历史上,和而不同、和合一体的思想是源远流长、深入人心的。它包括 “中庸中和,不走极端”“协商对话,求同存异”等理念。在历史上的朝鲜半岛和日本,他们的思想家提出的“非同非异”的“和诤”之说、“人与自然亲和”之说,也是阐述了 “求同存异”“天人合一”思想。在南亚和东南亚,从印度《奥义书》中的“梵我同一”和胜论学派的“和合是一种关系”,到诗人泰戈尔的“人与自然的和谐是伟大的事实”,到苏加诺将“潘查希拉”作为哲学思想基础统筹印尼的多元文化,再到东盟共同体将协商、和谐、合作作为核心价值以形成“不同国家的和谐体”,也都是体现了“天人合一”“多元一体”“和合一体”思想。

  主持人:关于古代亚洲各国之间交流互鉴最好的例子是郑和七下印度洋,能否具体阐释一下郑和七下印度洋的深远意义?

  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副教授 石竞琳

  西方的历史学家一般把从哥伦布1492年横渡大西洋,发现北美洲和1498年达·伽玛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作为全球化的起点,进而说明工业化出现在欧洲,以此证明欧洲文明的优越性。实际上,全球化的时间要早于这个时间。蒙古所建立的草原帝国,开始使东西方的交流更为便利了。从1405年到1433年中国明朝的郑和船队已经进入印度洋,并到达东非海岸,实际上早在唐朝和宋朝时就有大量的阿拉伯商人住在中国南部的泉州等地从事贸易。从公元1000年到1500年印度洋一直是全球贸易的中心,阿拉伯商人掌握着从东非到红海口、波斯湾以及印度西海岸的贸易,印度商人控制着从锡兰到孟加拉湾再到东南亚的贸易,而中国人控制着从中国到印度尼西亚和马六甲海峡的南中国海贸易。亚洲在前近代时期(公元1500年-1800年),也仍是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早期的全球化历史中起着重要作用,中国和印度是当时世界经济的中心。正是中国和印度的这些贡献,推动了近代西方的兴起。

永利线上网站|澳门永利注册官方网站|Sitemap1|Sitemap2
联系电话:020-66889888 电子邮箱:329435598@qq.com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桥西区中山西路58号 琼ICP备65236598号 冀公网安备案112458521254